Paroma

终将随风逝去

车往南走

嗯 就是前几日那只百年一遇的超级大月亮
就一直淌在东边跟着平行而走
大大的懒洋洋地泛着淡黄色
朦朦胧胧隐去了一些口子
若说看山是山
看山不是山
大概它就是那样的心态吧
晚上做了个一直醒不过来的梦
梦里几度寻死不得
反复不已
难受地哭醒
泪流满面
巨大的恐惧紧挨着脖子后头袭击全身
能清晰感受到心很痛的声音
我立马环绕式蜷缩起来
再也不想做这样的梦了
如果是
我是复活节的一只死小鸡
从后门的台阶上被嫌弃地扔飞出去
感激寿命就那么长
死前也不忘朝世界翻白眼
可不是...
我是揣着限量小熊饼跳过重庆大厦的出行蛙
从慌乱的马不停蹄的步伐中蹦哒
不想归家
以示F-R-E-E
意愿是
我是凭栏听风凝港的好奇喵
左手菠萝油右手热滚滚的玫柚抹茶
江面掀起的湿度足够渐变出城市的温度
对面的星光璀璨剪影出我耸起的尾巴
风抓起它S型的摆动
夜礼服假面在延时摄影里即逝倏忽
我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直直地瞪着这夜轮
它驶入我360度的视野时平添了我发呆的乐趣
它驶出我视线对面的璀璨摩天轮时又寄托了更大的空虚给我
也不是
挂着印象派丝巾踩着马丁靴挤在最前端的听音汪
哔哔哩哩沉醉在别人的电音节奏里
摇摇晃晃吧嗒出随意的节奏感
其实只有一杯纯甄酸牛奶与他干杯
哪儿都比不了的温柔
哪儿都比不了的自由
怎么说怎么唱怎么听这一首歌
怎么走怎么看怎么拿走这寂寞的报酬
愿是回到18岁
自由的爱让人笑的像个小女生
也是除了爱与自由什么都不考虑
一身无所亏欠
一身坦坦荡荡



© Paroma | Powered by LOFTER